欢迎光临:医药网!

登录 | 注册

首页 > 行业资讯> 仙瞳资本刘牧龙:科创板给医药行业带来正面改革效应

仙瞳资本刘牧龙:科创板给医药行业带来正面改革效应

人气:0


  昨日,以“穿越时空的力量”为主题的2019仙瞳资本年度峰会暨BIOINVEST论坛在深圳华侨城洲际大酒店举行。仙瞳资本执行合伙人刘牧龙在主题演讲时表示,2018年是风云变幻的一年,做投资尤其是做股权投资,是非常考验人心性的一件事,因为要经过很长时间的持有直至退出,短则三年,长则七年甚至十年。


  刘牧龙先分享了三个故事。第一个故事是骑单车的故事,他说,最近他重新尝试骑单车,发现不太会骑了。但在骑单车的过程中他发现,骑单车的关键是不能盯着轮子骑单车,必须把眼光适当地朝前,这样单车才能骑得稳。“这给我非常大的提示,我们需要有前瞻的眼光,不能过度关注眼下细小的问题,才能让我们有稳定骑行的力量,这个故事反映了跟投资有关的很多道理。”


 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风险的故事。他说,医疗AI是大家非常关注的话题,如何做医疗AI的投资,如果没有风险意识是很难做到善始善终的。他举例说,医疗AI经常做数据分析和诊断,比如做某个指标和治病线性的关联,会设计一个模型,判断健康和疾病的分界,经过大量的统计得到线性的结果,但这谈不上是AI。他认为,当面临的信息是多维、多因素导致的时候,需要借助AI的因素对结果进行分析,最后要做数据可视化,才能变成人体通常智能所能解读的信息,这就是AI实现的过程。


  “中国某有名公司最近有一个事故,患者拿到结果,说小孩有问题或者生出不良的概率是低风险,但最后发现小孩出生后患了某种遗传病。这就是人工智能的风险,这种判断是一种定性判断。”刘牧龙说,这个风险非常重要,因为对于个体来说,风险是百分百的,但提供医疗产品却不是讲究每个人的绝对准确,而是在人群中有绝对高的准确率。在医疗行业当中,底层永远不变的是其中的风险意识。


  第三个故事是肿瘤的故事,也是医疗投资界的热点。过去几年来,细分板块涨得最好的就是肿瘤板块。但仙瞳资本长期关注肿瘤的原因,是因为肿瘤是不治之症,是人体长期演化而成的。关于肿瘤的治疗,仙瞳资本把握的原则,是一个漫长的长征,欢迎每一个小的进步。“我们的投资可以奔着神药去,也可以奔着每一个进步。”刘牧龙说,从哲学来讲,肿瘤是生命自限的过程,如果长生不老、永远不死是会出问题的,当某个细胞变得长生不老,它就变成了肿瘤。“从哲学的角度来讲,这是永远无法实现的理想终点,这里反映了投资的底层逻辑,真正要穿越医药投资的风险,需要有一些正确的底层认识。”


  谈到科创板,刘牧龙认为,科创板的诞生对医药投资有非常大的好处。原来在创业板和主板的规则上,医药投资很难找到顺畅的退出渠道,但科创板的推出给医药行业带来了正面的改革效应。


  在去年面临复杂的环境下,仙瞳资本的做法是反向的:加大投资,而不是缩减投资。“一是我们遇到比较好的资产价格,二是我们预期改革会加速,改革一定有利于中国的科技创新,也有利于中国的经济资源向民生、消费和科技倾斜。事实上我们的各个项目融资都比较顺利,没遇到所谓的寒冬。”刘牧龙说。


  他认为,从长周期的发展来看,生物医药、健康依然是非常有前景的方向。随着中国的生活水平、GDP、创造的财富越来越多,社会和政府会把更多的资源用在医疗健康的支出上。“作为个人,我建议大家享受健康快乐的过程,不必追求长生不老的终点。”


  在他看来,从医药行业来说,不变的、可以穿越时空的是长期的趋势。他认为,要穿越时空就要把握可以穿越时空的规律,紧紧握住不变的、本质性的东西,不要过多地被细节的变化捆绑。刘牧龙表示,当社会发展的长周期中遇到经济、国际环境的不顺利时,要看到这些变化和不顺不是影响社会发展的本质的东西,要适当把眼光放长远一点。“如果我们要应对短暂的不利,我觉得更积极的方式是抓住资产低估或者泡沫不大的机会出手,而不是保守。”


  刘牧龙认为,医药行业长期的螺旋式上升不会变,关键在于具体路径,可以帮助投资穿越时空的是价值。“在全世界做医药投资,安全和有效便是可以穿越时空的价值。”他举例说,从普遍的价值来看,中国医药(600056)行业过去几年存在比较严重的泡沫,而且主要集中在生物药领域。之所以出现这个情况,是因为业界认为风险不大,生物大分子非常容易被仿制。由于分子结构非常复杂,一点改动对药的影响很小,导致很多生物仿制药出现。但他认为,这对大分子药非常不利。而是在发达国家的市场,并不存在抗体药的热潮,一个成药的小分子已经很简单,改动的难度比大分子药更难。


  他强调,做医药投资,要把握药物的核心价值,不是大分子或者小分子,而是这个药能否带来更好的疗效和安全性,可以帮助投资人识别过程的认识和理念。他相信,随着中国新药发展的成熟,包括投资人的成熟、资本市场的成熟,国内会回归新药研发的本质,也就是疗效和安全。


  刘牧龙还谈到了医药投资的底层原则:一是药效的比较优势,二是性价比。其中,他特别提到了在国内的消费比的概念。“中国医药市场是政府管制的市场,它的支出、产品准入都是受管制的。要关注市场的不同特点,到了不同的地域要有不同的落地政策。”刘牧龙表示,最适合中国市场的药物是成本压力比较小、可以承受相对低价的药物,可能在中国更容易落地,这也是仙瞳资本长期坚持医药投资的原则,适合中国市场的创新药。


  刘牧龙总结,其实要穿越时空并不难,要牢牢把握本质性的规律,用技术和技巧应对临时性的变化。“人生的总结,与其说穿越时空是一种力量,不如说是一种修炼,个人认为这是一种心态。为什么有些人会踩坑,有些人会陷入路上的小陷阱,因为你不是持投资的心态,而是投机的心态,你对短期变化过于敏感和关注。就像骑单车一样,这是很容易摔倒的。”刘牧龙说。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创业资本汇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
文章评论